如果1976年“巴黎评判”的结局被改写

更新时间:2021-06-24 13:43:14 作者:陈泽龙 阅读:6432

1976年的巴黎评判,可以说是改写了葡萄酒历史的一次最重要的事件。在这次盲品会上,纳帕葡萄酒由于击败了法国波尔多和勃艮第的葡萄酒而一举成名,这次事情对葡萄酒界的影响一直延续至今,但是如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呢?

根据葡萄酒作家W. Blake Gray的大胆推测,如果在1976年的巴黎评判上,纳帕葡萄酒没有胜出,那么接下来的故事将可能是这样的。

正如有些人设想的一样,故事情节应该改动为,采取新的计票方式让法国酒胜出,或者是这次盲品会的组织者史蒂芬·史普瑞尔(StevenSpurrier)没能将加州葡萄酒及时带到巴黎,又或者是当时《时代周刊》的记者George Taber没有受邀去到现场,盲品会的结果就不会被报道出来,这样的话法国人一定打死也不会承认当时的结果。

现在就让我们来大胆地虚构一下这场发生在1976年5月24日的葡萄酒界的大事件,假定采用刚才的最后一条设想,那就是品鉴活动照常举行了,但是《时代周刊》最终没有进行报道。

没有了《时代周刊》的头条,Spurrier将只能在伦敦的葡萄酒商店告诉人们这场活动的结果,而这场活动也只是他举行的众多品鉴会中的一场而已,在他往后的生涯中,也将慢慢被遗忘。于是,版本二的故事按照年代顺序开始这样发展。

1978年: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开创《葡萄酒倡导家》(跟真实的版本一一样),主要评论波尔多和罗纳河谷的葡萄酒,直到1980年代后期才开始评论加州葡萄酒。同时,那场巴黎品鉴会上的法国的葡萄酒商们开始悄悄购买纳帕谷的葡萄园。

1980:涌入纳帕的白葡萄品种中差不多一半是法国的鸽笼白(Colombard),超过四分之一为白诗南(Chenin Blanc),这是当时真实发生的情况。罗伯特·蒙达维(Robert Mondavi)呼吁纳帕的葡萄园所有者们种植品质更高更适合当地风土但几乎没有在美国种植的长相思来搭配已经种植有的赛美容。没有人种植霞多丽,因为它是一个勃艮第的葡萄品种,在一个将自己标榜为波尔多的地方又怎么会去种植它呢?而真实的情况是,在18世纪的时候,纳帕地区种植最多的白葡萄品种是霞多丽。

1983:钻石溪园酒庄(Diamond Creek)的庄主Al Brounstein发布了一款1978年份的Lake Vineyard Cabernet Sauvignon, 100美元的售价在美国葡萄酒界可以说是前所未有。Brounstein认为,它是一款伟大的酒,值这个价,可是却得不到市场的肯定。帕克这样写道:“我不会去评论这款酒,因为没有任何一款纳帕谷赤霞珠能够值到100美元,他们跟波尔多葡萄酒不是一个水平。”因此这款酒很多年都没有卖出去,成为了一则警示恒言。往后再也没有酒商敢将纳帕的葡萄酒卖上100美元的价格,直到1999年迎来了互联网经济的繁荣时代。好消息是,在版本二的故事中,钻石溪园酒庄的酒窖中依然还有这款酒。

1994:大厨Thomas Keller在西好莱坞开了家自己梦想中的餐厅The French Cinema。他说:“我打算从加州南部搜集最新鲜的食材,而且我需要一个愿意花钱享受精致美食的客户群体。”这家餐厅在三年后就关闭了,Keller在丽嘉酒店(Ritz-Carlton)找了份行政总厨的职务。

1995:Jean Phillips生产了几百箱产自自己葡萄园的单一园赤霞珠,取名啸鹰Screaming Eagle。帕克觉得这款酒不错,给出了93分得评分,但是Phillips却要一次次去往牛排餐厅推销她的酒。在经历1998年那次潮湿的收成季后,她开始将葡萄卖给舒特家族(Sutter Home)。

1997:根据杂志上的故事,一些自以为是的人购买了大片新墨西哥州北部的土地,修建起了无数的房子。一个当地人抱怨道:“你都不可能在火爆的Santa Fe餐馆找到一个位置。我只能再次搬到一个生活宁静些的地方去住,就像我当年搬到这里来一样。我听说加州的海兹堡不错,那里四处围绕着苹果园,而且在靠近城市广场的地方还有一个大禅修中心。”

2000:温暖的1997年份生产出来纳帕谷赤霞珠,许多都有着超过14度的高酒精度。而帕克却宣布,这是加州有史以来最好的年份,并对六款葡萄酒给出了95分的评分。他写道:“纳帕现在已经具备与一些世界上最好的酒庄竞争的能力。”

2005:苏富比(Sotheby's)第一次举行了一场美国葡萄酒的拍卖会,其中的顶级拍品包括这款Heitz Martha's Vineyard Cabernet Sauvignon跨越20年的垂直系列,拍出了近3000美元的高价。Fred Dame,唯一一个通过英国侍酒师大师考试的美国人,说道:“这个充分体现了美国葡萄酒的价值,这里还有很多其他国家也在生产高品质的葡萄酒,如西班牙和葡萄牙。我去参加了一场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葡萄酒的贸易品鉴会。他们在做一些你料想不到的非常有趣的事情,但是没有什么能够真正与波尔多和勃艮第的风土比肩。

扩展阅读

欢迎留言: